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WTO新班子加入中国元素一正四副新兴市场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6-08 07:59:19

儿童干咳嗽怎么办最有效
儿童干咳嗽怎么办最有效
儿童干咳嗽怎么办最有效

WTO(世界贸易组织)换届之年,掠过一抹中国元素。

伴随着WTO当选总干事巴西人阿泽维多(Roberto Carvalho de Azevêdo)一纸委任状,四名WTO副总干事出炉,排名第一的是中国常驻WTO代表易小准,其他三人来自德国、美国和尼日利亚。

圈内的人都明白,在WTO这个制定国际贸易规则且需要多方协调的国际组织中,副总干事级别的任免,一定有政治平衡的考量。日内瓦(瑞士城市,WTO总部所在地)观察人士昨天对《第一财经()》透露,这次任命的几位副总干事大多是阿泽维多熟悉的日尼瓦大使圈内的人物,大家已经打了多年交道,彼此非常熟悉,有利于顺利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WTO新班子的挑战不少,比如是否或如何重启多哈回合谈判,这在将于年底于印尼巴厘岛举行的第九届贸易部长会议上或见分晓。在当前欧美高调推动多边或双边谈判的背景下,新兴市场人士掌舵的WTO新管理层在国际贸易舞台上如何表现值得关注。

中国元素

日内瓦当地时间8月17日,即将于9月1日接替法国人拉米出任WTO总干事的阿泽维多宣布“组阁”结果,指定四位副总干事,后者将于10月1日履新。阿泽维多如此描述自己的中国副手:易先生是一名来自中国商务部的经验丰富的高级贸易官员。

易小准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一直从事国际贸易相关工作,自2011年起担任中国常驻WTO代表,此前曾担任中国商务部副部长。

其他三名副总干事包括德国联邦经济与技术部副部长布劳纳(Karl-Ernst Brauner)、尼日利亚常驻WTO大使阿加(YonovAgah)和美国常驻WTO副代表大卫 夏克(David Shark)。

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对本报说,此次的四位副总干事,连同总干事,分别代表了亚洲、欧洲、非洲和美洲地区,既需要考量所在地拥有的贸易影响力,也需要考量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成员的平衡。

随着中国在全球贸易中权重,以及经济重要性的提升,出现一名来自中国的副总干事并不意外。事实是,在之前WTO总干事竞选期间,多名候选人先后来华拉票。

彼此,阿泽维多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我认为中国是WTO的关键参与者与核心成员,中国在WTO的代表性应该体现这一点。”

易小准是全球重要多边组织中的又一名中国高级管理人员,此前有世界前副行长和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易小准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亮相准备了名为《关于未来十年中国对外开放的顶层设计》的提案。“在全球化的时代,如果不主动开放将来就会被动。”他说。

他称,历来大国崛起都靠战争,中国正在尝试寻找新路,恐怕只有以开放换开放,以市场换市场,才能赢得相对和谐与和平发展的空间。

62岁的易小准197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并于1996年9月至1999年1月在职攻读南开大学世界经济专业硕士。他的履职路径可以用从基层到全球来概括。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易小准先后供职于北京市经济研究所、原经贸部国际联络局,在中国驻美国使馆商务处工作近5年后,他回到原经贸部和原外经贸部国际经贸关系司任职。2000年3月至2003年7月,他任原外经贸部、商务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司长。此后他出任商务部部长助理并于2005年10月官至副部长。

值得关注的是,易小准在任商务部部长助理期间就兼任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知情人士称,在担任常驻WTO代表之前,易小准参与指导多哈回合谈判,每次重大的谈判,他都陪同部长参加。

“WTO副总干事的个人能力,更多的是通过国家地位来推动,从而有所作为。”赵忠秀对本报说,“从更大的意义来说,这或许能使得中国更积极主动地承担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有利于多哈回合谈判的进展推动。”

商务部发言人姚坚表示,中方对阿泽维多总干事做出的上述任命表示赞赏和欢迎。中国将继续加强与WTO的合作关系,一如既往地支持总干事和WTO的工作,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参与全球治理做出应有贡献。

大国博弈

外界对于阿泽维多这个来自新兴发展中国家总干事的关注,从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对WTO未来命运走向的关注。

“虽然一些人认为多哈已死,但我不相信有人能终结它。”他曾对本报阐述自己对多哈回合谈判的看法。

多哈回合谈判是开始于本世纪初的WTO成员之间的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宗旨是促进各方削减贸易壁垒、打造更公平的贸易环境,但由于各方分歧严重,谈判时断时续难有突破。

除了如何重启多哈回合谈判,摆在WTO新班子面前的挑战还包括如何应对欧美力推的TPP(跨战略经济伙伴协定)以及TTIP (跨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谈判以及如何推进WTO的制度性改革以提高决策效率。

前述日内瓦观察人士对本报表示,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博弈将再次不可避免,主要的矛盾在于农业补贴领域。发达国家认为应该推出一系列与时俱进的新议题,但是发展中国家则普遍认为,如果不能解决历史问题,就不可能有推动多哈回合的积极性。

分析人士称,从积极的一面来看,WTO主导的贸易谈判框架如果能融入世界上同期进行的双边及区域性的贸易投资谈判的成功模式,最终形成WTO机制2.0版本,将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赵忠秀认为,年底在巴厘岛举行的贸易部长会议或许可以看作一个分水岭,即在以下三种情况中做出选择:将多哈回合暂时搁置(保留形式)、重启或彻底放弃。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则对本报表示,由于WTO属于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美国一手建立起来的组织,谁也无法承担放弃多哈回合的历史。

在国外千万别做这些手势国外旅行不能做哪些手势

张檬疑插足刘雨欣婚姻 张檬刘雨欣美肤斗艳

铁路部门互联网订餐服务升级:开车前1小时可订餐

在国外千万别做这些手势国外旅行不能做哪些手势
张檬疑插足刘雨欣婚姻 张檬刘雨欣美肤斗艳
铁路部门互联网订餐服务升级:开车前1小时可订餐

相关推荐